大乔小乔被董卓干
作者:千年之泪 更新:2019-10-19

家境贫寒的我一直靠着勤工俭学供自己读书。我做过家教,也在超市里做过促销,赚来的钱非常微薄。后来听同学说,做酒推小姐能赚很多钱,于是我应聘去了江边的一家酒吧。

我想着好好做几个月,攒够钱,就可以不让家里担心,可以安心学习,然后考那所高考与我失之交臂的大学的研究生了。我在为我的理想积累物质条件。

在嘈杂纷乱的酒吧里,灯红酒绿之下,年轻的我有着纯朴的学生气,齐耳的短发,浅浅的双眼皮下衬着清澈如水的眼睛,小而倔的鼻子,笑起来嘴角隐约现着甜甜的酒窝,浑身自然散发着青春的气息。见惯了那些俗艳女子的男人,对我总会另眼相看。所以,常常会有卡座的客人趁着点酒时,在我的身上胡乱瞎蹭,被迫喝酒更是家常便饭。

起初,我的业绩并不好,因为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生活,我从内心里无比抵触和恐惧那些不可避免的骚扰。11月2日,我的20岁生日,没有蜡烛,没有蛋糕,没有人为我庆祝。而那天我也第一次领到薪水,看见别人一厚沓百元大钞,我却只有最低的底薪,我泪流满面,躲在洗手间的角落里偷偷哭泣,我狠狠地告诉自己,我只输这一次。

于是从那天起,我开始在每个深夜里,开始故作天真,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对着那些男人卖弄单纯,而口袋里仅是小费就与日俱增,此时,只有金钱能够让我满足和欣喜。

一个月后,我遇见了许进良。他是在酒吧门外拦住了准备下班的我,可以聊聊么。我很客气地告诉他,先生,很抱歉,我下班了,想买酒的话,明天再来找我。

你是×大的学生吧?他突然说。正准备转身离去的我,因为这句问话,停住了脚步。

“我见过你,在学校的辩论赛上,我儿子叫许江,是反方的三辩,你是正方一辩吧?我叫许进良,常常听许江提起你,很高兴认识你。”许进良站在我面前,脸上是善意的微笑。

我忽然间觉得害怕,因为还没有人知道我在酒吧兼职。我告诉室友,自己在需要坐一个小时公汽的地方做家教。而许江在大学里已经苦苦追求了我一年多,我不答应他,是因为我有着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去面对,我要赚钱交学费,养活自己,恋爱对我来说,太奢侈了。

我和许进良之间,却因为这偶然的见面,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像慈父般说服我,辞去了酒推的工作,并毫无条件的给我付清了欠缴的学费,塞给了我足额的生活费。

我终于忍不住打电话给他,您对我这么好,是因为许江吗?许进良沙哑的声音说,也许吧。虽然我没有办法看到他的表情,但我感到了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沉重。我为这个男人一阵心痛,没有来由。

我对他说我们恋爱吧

我想人是应该有报恩的心理。所以后来我考虑再三,找到许江,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他手舞足蹈像个孩子,牵着我的手,去中山公园陪着我一遍一遍坐我最喜欢的摩天轮。在到摩天轮最高处时,许江握紧我的手,轻轻地吻了我的额头,他温柔地说:“晓晓,我爱你,让我照顾你到永远,好么?”我心里忐忑不安,低下头,脸色绯红,靠在许江的怀里,眼角流出热热的泪。这是幸福的爱情吗?我一直在问自己。我不知道,但起码心里是温暖的,充实的。

我不敢多想自己会和许进良发生些什么,但一个月之后,我却再次见到了他。

他在一家酒吧喝得烂醉如泥,是酒吧的保安用他放在桌上的手机,拨通了电话簿的第一个名字,安晓晓。

我赶到酒吧的时候,他已经瘫睡在保安室的沙发上。我使尽全身的力气,好不容易才和保安把他扶上了车,去附近的一家小酒店开了房间。那天晚上,我没有拒绝喝醉的他。

第二天醒来的清晨,屋里弥漫着甜蜜。那一瞬间,我在心里确定自己是真的爱上这个男人了。眼前,是一小片红。望着他犹豫无措的眼神,我满不在乎地说,我不要你负责,但是,我们恋爱吧。许进良也没有料到这样的结果,他是很认真的在想该如何处理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他睡在我身边,用手轻轻捧着我的脸,晓晓,你真的是个好女孩,对不起。

回到学校,我去见了许江,我说,对不起,我们性格不合。我告诉许江,我努力过,但还是没有办法。

另一方面,我和许进良开始偷偷地约会,在漆黑的夜幕下,我们小心翼翼地见面,在不同的宾馆。我们经常也会坐不同的航班去同一个城市,因为在那个陌生的城市,我们才可以光明正大地手牵着手,大摇大摆地逛街,仿佛是向世人宣告我们如胶似漆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