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不安分的夜
作者:净飞尘 更新:2019-09-16

  看着桌上的一片狼藉的模样,慕夫人悻悻然的放下筷子,沉默了片刻,吩咐一旁的管家:“张伯,把这些都撤了吧,今晚就叫外卖好了。”   “是。”

  家乐看着两个神情严肃地大人,坐立不安,再看看坐在身旁的那个小鬼,就跟什么事儿都没有似的依然聚精会神地啃着手中的鸡腿。

  “咳咳。”慕夫人轻咳了两声,看着慕茗问道:“小朋友,你刚刚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没有回应。家乐暗地里轻轻拍了拍他,低声说道:“小茗,你快说点什么啊?自己惹的祸自己摆平啊。”

  “什么?”慕茗不解的转头看看她,一脸的疑惑,就好像那个举世无双的脑子突然被上帝收走了一样。

  家乐在心底哀叹一声,无奈的垂下了头:“这个小子还真会装蒜。”   “家乐。”

  听到慕夫人的召唤,家乐吓的浑身一颤,猛地抬头向她看了过去:“什么?”

  “他刚刚叫的那个祖爷爷、祖奶奶是什么意思?”慕夫人和言悦色的看着她问道。

  “这个,那个,这个……”家乐挠着头支吾了半天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那个小鬼还算有点良心,很会找时机的帮她解释。

  “阿姨你就不要问姐姐了,姐姐她不知道的。”他说着,将鸡骨头往桌上一扔,胡乱抹了把嘴,认真地看着慕夫人道:“其实是因为叔叔、阿姨跟我祖爷爷、祖奶奶很像,所以我才忍不住叫错的。”

  话音刚落,慕家夫妇的脸色顿时阴下几分,慕夫人甚至还犹豫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她很怀疑,自己的脸真的已经老成那样了吗?

  “臭小子,你在胡说些什么啊?”家乐气的对着他在半空中的晃荡的腿就是一下。   慕茗转头看看她,咧嘴一笑。

  这小子是故意的。家乐恨的牙痒痒的,可是又不敢再下“毒手”了。

  “啊呀,我好像没有把话说清楚。”慕茗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嘿嘿笑笑,看着慕夫人道:“我是想说,叔叔阿姨就像我的祖爷爷、祖奶奶一样的亲切,一样潇洒高贵。”

  “真的?”一听这话,慕夫人立刻笑逐颜开,不好意思地扶着自己的脸颊,道:“哪里哪里。”

  真会掰,甘拜下风。家乐自叹不如的冲着他暗暗竖了大拇指。坐在对面的慕家兄弟也不约而同地显出赞赏之色,只不过一个清晰的显露在脸上,而另一个却暗含在眼中。

  外卖很快就送来了,还是非常昂贵的日本料理。看着手中精巧的寿司,家乐看了半天都不愿往嘴巴里塞。

  “对了,小朋友,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呢?总不能一直小朋友、小朋友的叫吧?”慕夫人优雅的吃着手中的寿司,看着慕茗。

  “我叫慕茗,阿姨叫我小茗就可以。”慕茗趁着咀嚼的间隙回答道。   “慕茗?哪个慕?哪个茗?”慕夫人微微皱了皱眉。

  “沐浴的沐,品茗的茗。”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嘴巴里塞满了东西,说话不清楚,他说那个“沐浴”的时候,让人听了感觉像是“慕宇”。

  听到这样的回答,慕家兄弟手中的筷子同时滞了滞,家乐也在心底哀号,这个小鬼真是一刻都不安分。

  “慕宇的慕?”慕夫人一脸疑惑的看看身旁的老公:“就是我们这个慕?”

  家乐急忙摇头解释:“不是,不是,是沐浴,如沐春风的那个沐。”说着,她还狠狠瞪了那个不安分的小鬼一眼。

  “哦,原来是那个沐啊。”慕夫人若有所思地看了家乐一眼,没再说话。

  “啊,累死了。”洗了一个热水澡,家乐往床上一倒就不想再动了,这一天过得实在太漫长了,发生的事情简直比她过去十多年的遇到的都要复杂。陷在软软的床铺中,浓浓的睡意很快就侵袭了她全身。   “奶奶,奶奶,你醒醒,怎么这么快就睡着了?”

  听到慕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家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希望可以尽快将这只“嗡嗡”叫得苍蝇赶走。

  “奶奶,我要先去爷爷的房间玩一会儿游戏。”看没有办法将人叫醒,慕茗只好对着她的耳朵说明情况。

  “嗯,知道了,知道了,去吧去吧。”家乐迷迷糊糊的应了两声,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可惜,现实有时候总是在跟她做对,就在她将要睡着的那一刹那,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家乐烦躁的用被子蒙住了头,想当作什么都没听到继续睡,可是门外的人却非常有耐心的继续敲着,似乎不达目的不肯罢休。

  无奈,她猛地将被子掀开,冲着外面不耐烦地嚷道:“谁啊?”

  敲门的声音停了停,过了好久才听到慕夫人犹豫的开口道:“是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完蛋。家乐暗叫一声不好,掀开被子赤脚跑去开门,看着尴尬的站在慕夫人,忙不好意思地道歉:“没有没有,真是对不起,我不知道是阿姨你来了,有什么事吗?快进来吧。”

  慕夫人点点头,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向四周打量了一下:“怎么样,还睡的惯吗?这间客房是临时收拾的,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没有没有。”家乐忙摇头:“很舒服,真是麻烦阿姨了。”说着还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呵欠,揉了揉惺松的睡眼。

  慕夫人将一切都看走眼里,轻轻拍了拍她的肩:“你很累了,早点睡吧,我先走了,如果还需要什么就直接跟我说,千万不要客气。”   “是,是,我知道了。”

  总算将人送走,家乐耷拉着脑袋,又窝回到了床上。谁知,躺上chuang还没多久,又有人在敲门了。

  “啊~,烦死了。”她一咕噜就爬了起来,怒气冲冲的走到门口,使劲拉开门,没好气地冲着门外叫道:“又有什么事啊?”

  慕寒稍愣了片刻,看着面前似乎站着都快睡着的女孩儿,直接将手中的杯子往她手里一塞,转身就走。家乐看着杯中乳白色的液体,混沌的脑子一时没有转过来,不知道他跑过来是干什么的。

  “喝了牛奶再睡吧,会睡的好一些。”冷冷的声音飘飘悠悠的钻进了她的耳朵。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又将门关上,嘴巴里还忍不住嘟哝着:“要是再来两个人,我看就得给我送头奶牛来了。”

  不知是不是真的听到了她的心声,自知没有办法送头奶牛过来,还真再没有人过来打扰她。

  本来她以为这一觉应该可以一觉睡到天亮的,可是,莫名其妙的,睡到半夜的时候就醒了。家乐伸手向身旁撩过去,空荡荡的。

  那个小鬼怎么还没有会来睡觉?家乐疑惑着,转头看看放在床头的闹钟,荧荧的闪着绿光的指针已经指向两点了,已经是凌晨了。

  难道睡在慕涵那儿了?应该是吧。她这样想着,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觉,突然传到耳边的一阵古怪的声响又硬生生地将瞌睡虫赶跑了。

  “笃、笃、笃”,像是敲门声。家乐猛地直起身子,警觉地看着房门。   “笃、笃、笃”,同样诡异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谁,是谁?”家乐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子,微颤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中飘荡。没有回答,连那古怪的“笃笃笃”声也突然消失了。

  她侧耳仔细倾听了片刻,那怪声好像真的消失了。她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走到门口,轻轻地打开一道门缝往外看去,黑漆漆的走道里看不到一点光线。

  “有人吗?”家乐又颤颤巍巍的对着那片漆黑问道,声音在空中飘荡着更显诡异。

  “啪”的将门关上,她急忙钻进被窝里,将自已蒙了个密不透风,可是那“笃笃笃”声像是钻进了她的脑子里一样,一直在她脑中回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