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难解的谜题
作者:净飞尘 更新:2019-09-16

  当慕茗从昏睡中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床被,什么都白的,与昏迷前看到的那浓重的血红完全是鲜明的对比。一想到那鲜血淋漓的景象,他“倏”的坐了起来,四下寻找着那个一直护在身边的熟悉的身影,可是没有,空荡荡的房间里连个人影都没有。

  他一把拔掉了点滴,跌跌撞撞的下了床就要跑出去找人,才刚拉开门就跟人撞了个满怀。他闷哼一声,踉跄的往后退了两步,“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小茗。”慕涵急忙上前一把将他抱了起来,送回到床上去了:“你这小鬼也真是的,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下床了?还把点滴拔了,给我乖乖的上chuang去。”

  慕茗一把抓住慕涵的胳膊,一脸慌张:“奶奶呢?奶奶她怎么样了?昨天晚上我好像看到她从窗户翻出去掉到楼下去了,没事吧?”

  慕涵微微皱了皱眉,抬眼看看慕茗,安慰道:“放心好了,家乐她没事,你就好好的躺着,不要在四处乱跑了。还有,不是昨天晚上,你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了。”

  “一天一夜?”慕茗不安的低声嘟哝着,又抬头端详着他的神色,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不对,看你的样子不对劲,一定是奶奶出了什么事了对不对?”   “没有,你别瞎猜。”慕涵轻声喝道。

  “我不信。”慕茗定睛看着他,作势就要下床:“我要去看看,奶奶在哪儿?”

  慕涵犹豫了一下:“那,好吧,但是如果她发火,可别怪我事先没警告过你。”   “发火?为什么要发火?”慕茗不解的眨了眨大眼睛。   慕涵欲言又止,冲他一挑眉:“去了你就知道了。”   “哦。”慕茗应了一声,疑惑的看着他。   “后果自负哦。”   “……”慕茗不敢说话了,总觉的有什么问题。

  “就是这儿了。”慕涵紧了紧抱着慕茗的手,又一次警告:“要小心一点哦。”

  “……嗯。”莫名的,慕茗伸手紧紧抓着慕涵的胳膊,深吸了口气,准备接受什么或许让他无法接受的景象。

  随着“喀擦”一声响,门开了,慕涵才刚小心翼翼的从门缝间挤进半个身子,一堆不明飞行物就当头砸了上来,伴随着这些的还有那一声大吼:“出去,给我滚出去。”

  慕涵忙一闪身,用后背挡住了那些东西,退了出去,同时伸手将门关上了。

  “这是怎么回事?”虽然没有被砸到,他却完全晕头了,实在不明白这上演的到底是哪出戏。

  经过的护士小姐看着两人狼狈的样子,莞尔一笑:“怎么,又被赶出来了?”

  慕涵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笑,然后低头慕茗一眼:“怎么样,还想进去?”

  慕茗低头沉思了片刻,坚决的点点头:“当然要进去,我连人影都还没有见到呢。”

  慕涵想了想,打算舍命陪君子了:“好,那我也豁出去了。”他转头看着那道门,毅然道:“看看我们祖孙俩能不能穿越这道火线。”   “好。”小鬼也是一脸凛然。

  “喀擦”,门一开,慕涵低头护住慕茗,一头扎了进去,虽然好多东西当头飞了过来,他还是勇往直前,毫不退缩。左躲右闪,好不容易躲过了那阵攻击,他才松了口气,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舒了口气:“安全穿越火线。”低头看看怀中的小鬼,又加了一句:“没有人员伤亡。”

  家乐听着这些话,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也就你,被打了还有这么好的兴致。”

  “要不然怎么办?打你一顿?都已经遍体鳞伤,还想伤上加伤?”   “呵……”

  慕茗抬头看向床上的人,顿时吓了一跳,说话都支支吾吾的了:“奶、奶奶,你、你是怎么、怎么回事?”他看到面前的床上的人正趴在床上,一条右腿已经打了厚厚的石膏,被吊了起来,被子褪到了腰间,背上还遮着一条薄薄的毯子。这是怎么回事?他挣扎着下床,走到床边,撩起毯子往里看了看。   “不许看。”一感觉背后一凉,家乐吓得扭了扭身子。

  “这是怎么回事?”慕茗也被自己看到吓了一跳,毯子下面的背是光裸着的,更吓人的是背上竟然还被抹了一块一块斑驳的白色。

  “被吓了一跳吧。”慕涵嘿嘿笑笑,稍后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了,他低叹了口气:“不过,也算是撞大运,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就骨折了一条腿。”

  “好什么好,难道你想看我两条腿都着骨折吗?”家乐没好气道:“更该死的是,竟然会摔在那个上面,我可怜的背,已经是满目疮痍了。”   “你该感谢它们,要不然可不会这么好运。”

  “怎么啦?摔在什么上面了?”慕茗看看他们两个,不解道。

  两人顿时都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慕涵在支吾道:“那个、那个,我妈在那窗底下种了很多玫瑰花。家乐正好摔在那上面才捡回了一条命,不过……”他欲言又止的看了躺在床上的家乐。   “不过什么?”

  “还什么,扎了一背的玫瑰刺呗。”家乐低声哀号着,将脸埋进了枕头里,好尴尬啊。

  说着,慕涵看着面前的慕茗,正色道:“小茗,家乐什么都没看见就摔出去了,你看到那个闯进房间的那个人了吗?”

  慕茗皱了皱眉:“你们什么都没有看到吗?我明明记得那个闯进房间的人好像死了,就在房间里啊。”   “死了?”慕涵和家乐同时一声惊呼:“怎么死的?”

  慕茗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中央:“这儿中了一枪,没听到枪响,应该用了消声器。”   “那死人呢?”

  “你们进房间的时候没有看到吗?”慕茗不解的看着慕涵。

  慕涵一撇嘴,摇摇头道:“我们想要冲进房间的时候发现房门已经上了锁,用了钥匙也打不开,等我们撞门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你这小鬼晕倒在地板上。”   “地板上呢?没血吗?”慕茗又问。   慕涵又摇摇头:“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那是怎么回事?”机灵的小鬼也疑惑了:“不可能啊。”

  “已经找过警察了,但什么线索都没有,看来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了。”慕涵叹了口气道。

  “我只知道一件事。”慕茗沉声说着,看了他们一眼:“来找我的好像不只赵肃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