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谜团
作者:净飞尘 更新:2019-09-16

  “明天我会再来看你的。”

  家乐坐在窗边,享受着微风的吹拂,脑中不断浮现出了昨天晚上慕茗离开时的那句话,忍不住又笑了。不过她倒觉得今天晚上应该会安静一点儿,只因为何媛最后接上去的那句话:“小茗茗,明天一定要来哦,阿姨会给你做好多好吃的。”

  她现在还清晰的记得那小鬼那时候的神情,好像吓的不清的样子。

  突然,她莫名其妙的浑身打了个寒颤,就好像又被人盯上了的那种感觉。她踉跄得站了起来趴在窗台上向下寻找着什么。果然,楼下右手方的草坪上,她发现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正站在那儿抬头向她这边看了过来。

  家乐吓坏了,慌忙倾身将窗户关上,把窗帘拉严实了,然后整个人倒在轮椅上,粗喘着气。又一次深深的恐惧笼罩在她的心头,那些灰色的、黑色的身影像一块厚重的布将她团团包裹住,逃不出去……

  这个时候,门突然毫无预警的开了,何媛看着处在黑暗中的家乐,顿时吓了一跳,忙迎上去问:“家乐,你怎么啦?没事吧?怎么把窗帘叶拉的这么严实?”说着,就要上前去把窗帘拉开。

  “等等,不要拉开。”家乐吓的惊叫一声,伸手想要去抓住何媛,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

  还没等她来得及哼一声,又有人冲进了房间,把她抱起来,小心的放在床上。家乐半睁开眼睛正想要将眼前的人影看清楚,却没想到自己的右耳先受到了袭击。   “你是不是真的疯了啊?”

  虽然还没有看清楚来人的模样,光听那声音她就知道来的是谁了。

  家乐使劲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不解道:“慕寒,你怎么会在这儿?现在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还在学校上课的吗?”

  “不想上就不上了,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回答一样是冷冷的。   家乐很快就问出了第二个问题:“你来这里干什么?”

  何媛已经已将窗户打开,听到家乐的问话,立刻帮忙解释道:“哦,他说想过来看看你,带你出去走走。”

  “跟我出去。”慕寒说着不由分说地将家乐抱了起来,同时回头看了何媛一眼道:“阿姨,请帮忙把轮椅搬下去可以吗?”   “好,没问题。”何媛笑道。

  家乐有点惊慌失措的看着慕寒:“你要带我到什么地方去?”

  慕寒冷着张脸,什么都没说。一直到他们走出家门,逛到了离家不远的一个小公园里,他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家乐不安的时不时转头看看慕寒,几次想要开口问,可是一看到那张冰脸,什么话又都重新吞回肚子里去了。   “喂,难得约会一次,能不能不要心神不宁的。”

  听到头顶上突然传来的声音,家乐先是愣了片刻,然后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啊?约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学学大哥,来个捷足先登而已。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这话让家乐更是听不懂了:“什么第一次,最后一次?”

  话音未落,慕寒突然指着不远处的小卖部,叫道:“口渴了,我去买饮料。”说着,转头嘱咐家乐:“不要乱跑知道吗?”

  家乐的嘴角边泛起一抹苦涩的笑容:“知道了。”现在就算她想要乱跑似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趁着慕寒离开的时间,家乐无聊的看着身旁空地上一群正在踢足球的小朋友。突然,那个小小足球滚落在了她的脚边。   “姐姐,帮忙拣一下球。”那群小家伙有人高声叫道。

  “好。”家乐小心翼翼的下了轮椅,弯腰要去拣那颗球。两个穿着旱冰鞋的男生突然“嗖”的一声从她身边一蹿而过。

  用一条腿支撑着本来就重心不稳,两边又突然窜过去两个人,让原本就勉强维持平衡的家乐在顷刻间完全失去了平衡。

  眼看着就要跟大地母亲来个亲密接触了,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只手及时拉住了她的胳膊,将她重新安置在轮椅上。无意间的一瞥眼,她惊讶的发现这个在紧要关头让他免遭厄运的人竟然就是先前那个在楼底下抬头看着她的房间的那个黑衣人。虽然只有一晃眼的功夫,那个黑衣人也包的严严实实的,她还是留意到了他的那双眼睛,闪耀着很熟悉的神光,好像在哪儿见过。

  等她回过神来想要在找那个黑衣人的时候,那抹浓郁的黑色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

  “许家乐,给你。”这会儿慕寒已经将饮料买了回来,递给她一罐,问:“刚刚那个是什么人?”   家乐一愣,转头不解的看着他:“啊?”   “那个穿黑衣服的,拉了你一把的那个。”   “你都看到了?”   “嗯。”慕寒淡淡的应了一声,推着她继续往前走。   “不认识。”家乐也回以同样的地冷淡。

  接下来就是让人尴尬的沉默,约摸过了一个小时,他们已经在这个小公园里转了不下五遍了,一句话都没说。

  好不容易,慕寒总算开口了:“时间差不多了,该回去了。”

  “嗯。”家乐淡淡的应了一声,没走两步,她突然猛地转头看向慕寒,眉头一皱:“我说,难得逃课出来,就是陪我逛公园吗?”

  慕寒微怔了片刻,硬邦邦的回一句:“要不然去哪儿?”

  家乐哀叹一声,挥挥手道:“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慕寒却站在原地一动都没动一下。   “怎么不走?”家乐转头不解的看着他。

  “除了脾气,我们两兄弟几乎一模一样,你为什么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听着慕寒没头没脑问出的话,家乐完全愣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好不容易等她稍稍回过神来,却发现那张俊脸离自己越来越近……

  唇与唇只是轻轻触碰了一下就随即分开了,家乐目瞪口呆的慕寒,半晌说出话来。

  慕寒看着家乐,故作无所谓的一耸肩:“没有什么感觉是吧?我也一样。”然后突然双臂一使劲将轮椅拼命推了出去了。

  “你想干什么?”就在家乐惊叫一声,以为要失控的时候,慕涵和许家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及时稳住了轮椅。

  “你、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家乐缓过神来,惊讶的看着他们问。

  “刚来。”许家愉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径直推着家乐就走,却完全不理会依然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地慕涵。   “慕涵他……”家乐想提醒许家愉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别管了,回家。”

  家乐又回头张望了两眼,想要开口叫他,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来。

  慕涵微皱着眉,看着自家兄弟的背影,缓缓将手伸进衣兜中掏出一张照片,盯着看的出神,手也不觉越抓越紧,连照片被捏皱了都不为所动。过了好久,他才轻叹一口气,重新将照片抚平,从包中拿出一本书小心翼翼的夹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