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又生事端
作者:净飞尘 更新:2019-09-16

  何媛将痛哭流涕的慕茗抱进了家乐的房间,低声安慰着:“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可怜的孩子哭的嗓子都哑了。阿姨去给你做一些小饼干怎么样?”

  慕茗的低泣着还不忘轻轻点了点头,何媛的脸上顿时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她转头走出房间,看着斜倚在门框上家乐,轻声说道:“好好问问他,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知道。”家乐扯了下嘴角,这本来就是她应该做的,可是看到那个一直嘻嘻哈哈的小鬼竟然会这副模样出现在她的面前,她还是忍不住惊讶和担忧,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轻轻关上门,她爬上chuang和慕茗面对面坐着,许久才开口问道:“好了,小茗,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

  “两个爷爷都不理我了,我好害怕,晚上都不敢一个人睡觉。”他瞪着兔子眼睛看着家乐。

  “这个之前你已经说过了。”家乐忍不住一声轻叹:“原因呢?他们为什么不理你?”

  慕茗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摇摇头:“我也不清楚,突然之间,小乖爷爷就不对劲了,不让我玩他的电脑,甚至不让我进他的房间。”   “那另一个呢?”家乐想了想,继续追问。

  “冰冰爷爷?以前还会经常跟我瞪眼,现在我已经变成空气被完全无视了。”小鬼是一脸的委屈。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家乐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不会是因为那天的事情吧?难怪呢,这么些天来,慕家兄弟就再也没在许宅百米以内出现过。

  “对了。”慕茗像是有想起了什么,抬头看着家乐,一脸迫切:“奶奶你要加油啊,爷爷说他有更喜欢的人了。那怎么行?如果爷爷和奶奶不结婚,就没有爸爸,没有爸爸,哪来的我啊?”说着,他伸手使劲摇晃着家乐的胳膊。

  家乐在听到“更喜欢”三个字的时候,顿觉脑中轰的一下炸开了,怎么突然就……   “奶奶,奶奶……”

  小鬼的叫唤声将她的神智又牵了回来,她使劲甩了一下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毕竟现在最终要的事情并不是这个,反正以后的事情以后有的是时间去解决,但是眼前的这个麻烦却是最棘手的。

  家乐一脸肃然的看着慕茗,压低声音问道:“时光机的零件呢?都还在吧?”

  慕茗也顺势低下头靠近她,拍了拍自己背后的包包,压低嗓音道:“都在这里面呢。”   “新订做的零件已经收到了吗?”家乐又问。

  小鬼再一次拍了拍自己背后的包包,做了个“OK”的手势。   “那就尽快找时间把时光机修……”

  家乐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门突然被“砰”的一声踹开了,何媛端着满满一大堆的东西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两个,过了好一会儿,才失笑道:“你们两个是怎么啦?跟特务接头似的靠那么近咬什么耳朵?自己的房间就两人还怕被人偷听吗?”

  家乐和慕茗两个对视着看了一会儿,倏的同时往后靠拉开距离。

  何媛献宝似的端着满满一盘的曲奇饼凑到了慕茗的鼻子底下:“小茗茗,不哭了,这才乖嘛,快尝尝看,好不好吃。”

  慕茗抽了抽鼻子,闻着弥漫在空气的甜甜的香味,已经馋的不行了,伸手就要去抓。谁知,何媛突然将盘子往后一缩,让他扑了个空。

  “干吗?不是说给我吃的吗?”小鬼不乐意的噘起了小嘴。

  何媛看着他,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家乐在一旁看得有点心惊肉跳,那笑容里面似乎还隐藏着那么一点不易察觉的狡猾。她只好在心中暗自祈祷她这个婶婶不会有什么过激的行为。   “让我帮你洗澡,让我抱你睡觉,我就给你吃。”   啊?床上的两个人同时石化。

  家乐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女人,都奔五了,是两个孩子的妈了,竟然还……

  原本以为这样的提议马上就会遭到否决的,可奇怪的是,半天她都没有听到身边的小鬼发出一点儿声响。

  怎么回事?她不解的转头看了过去,就在那小鬼正一本正经的托着腮帮子想事情,看那神情好像是在考虑这笔交易合不合算……

  考虑了半天,慕茗看着何媛义正词严的咀嚼道:“不、要。”

  家乐不禁松了口气,还好,只好这小鬼还算正常,可是,他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她产生了想要捏他脖子的冲动。

  “不过我可以委屈一下让你亲我一下,说好了,一下一大盘。”

  本来就没抱多大希望的何媛喜出望外,她将那一盘曲奇都塞到了慕茗的手里,然后抱着那个小脑瓜就是一通猛亲。

  慕茗气的手舞足蹈,“哇哇”大叫:“喂,说好了亲一下一大盘,你都亲了十几下了,快停下来。”

  何媛悻悻然的放下怀中的脑袋,看着慕茗的脸,强忍着笑意,还一副可惜的样子:“反正亲都亲了又不能让你要回去,要不,”她说着,诡异的一笑,将自己的脸凑了过去:“让你亲回去好了。”

  慕茗气的脸通红,一甩头,咬牙切齿道:“算了,那些就算是免费赠送的。”

  “是吗?真是太感谢了。”何媛说着,乐呵呵的走了出去,临关门前还不忘送上一句:“我正打算做好吃的巧克力蛋糕,要不要?”   “不要。”慕茗堵气道。

  听着那欢快的笑声渐渐远去,家乐斜眼看着面前的小鬼,暗暗骂道:真是个贪吃的小鬼。

  慕茗突然抬头将手中的盘子塞到了家乐的怀里,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这就当作我这么多天来打扰你的慰劳了。”

  “就这个?”看着面前那张满是唇印的小脸,家乐想笑又不敢笑,硬显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哪够啊?”

  “怎么不够?这可是我牺牲色相换来的,也算是我的劳动成果。”小鬼鼓着腮帮子,不服气道。

  这回家乐实在忍不住了,趴在床上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揉着肚子:“笑死我了,哈哈,实在是太搞笑了。”

  慕茗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几乎要笑岔气的家乐,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笑着这样,难道他脸上有东西?想到这个,他抬手摸了一下,没有啊。可当他摊开手掌的时候,吓得当场惨叫:“啊……”

  好不容易将激动地小鬼安抚下来,家乐嘴角含着笑,边用湿毛巾帮他擦着脸,边劝慰道:“好了,好了,不要再生气了,刚刚实在很搞笑嘛。”

  “你还说。”慕茗猛地抬头看着家乐,眼眶又有点湿湿的了。

  “好了,好了,不说了。”家乐只好举手投降,重新将话题引回正题:“既然零件都已经齐全了,是不是应该要着手准备把你的时光机重新装起来了?”

  那个细小的身子突然轻颤了一下,家乐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一脸警觉得看着他问:“喂,小鬼,不会又出什么了事吧?”

  慕茗缓缓抬起头,冲着家乐傻傻的嘿嘿一笑:“当初情况紧急,那些零件又多又复杂,所以,我在拆它之前画了一个简单的线路图,方便我以后重装。”

  “那线路图呢?”家乐开始在心里祈祷不会出什么大麻烦,可惜天不遂人愿。   “……我顺手把它画在时光机外面的盒子上了……”   “慕茗……”   “在~~~~~”   “我真恨不得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