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总算找到小鬼了
作者:净飞尘 更新:2019-09-16

随着“叮咚”一声响,九楼到了。赵肃从口袋中掏出钥匙,看着身旁一脸紧张的家乐,失笑道:“许家乐,不用这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

家乐拼命挤出一抹笑容,又做了一次深呼吸:“呵,没办法,第一次到老师家来啊。”

赵肃微笑着打开了门,欠身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请进吧。”

家乐点点头,犹豫的看着眼前的黑暗,还是抬脚走了进去。

“随便坐吧。”赵肃打开灯,招呼着家乐坐下,自己则钻进了厨房:“想喝些什么?可乐、咖啡,还是橙汁。”

“橙汁,谢谢。”家乐说着,边环顾了一下四周,边在沙发上坐下,有点局促不安的等待着。赵肃的房子布置的相当简单,一律的银白色,除了必要的家具,没有其他多余的装饰,甚至没有一盆小小的盆景。

银白色?家乐扭头向厨房扫了一眼,站起身蹑手蹑脚的四下翻找着任何疑似盒子的东西。

“你在找什么?”

听到身后突然穿过来的询问声,家乐顿时吓了一跳,猛地站直身子向后看去,赵肃手中端着一杯黄澄澄的果汁站在门口瞪大了眼睛的看着她。

“那个、那个……”由于紧张,家乐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她不安的四下看了看,然后轻笑一声:“那个,只是觉得赵老师你的房子布置的好像有些单调,除了银白色,还是银白色,我想看看是不是还能找到其他的颜色。”

赵肃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走到她身边将手中的果汁递给了她,然后俯身在电视柜下的抽屉里翻出一张CD示意了一下:“蓝色。”接着,他将CD又收了回去。了一下自己的房子,道:“不过没办法,我最喜欢银白色了,怎么样,要不要去参观一下别的房间?”

家乐一怔,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可以吗?”

“当然可以,反正我又没藏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赵肃轻笑着。带着家乐走到了右手边的房间,打开:“这是我的书房。”

家乐走了进去,快速搜寻了一遍,还是单一的银白色,不过书架很高。书也很多,如果有机会过来找东西的话,这儿应该是重点搜查区。

“接下来是我的卧室。”赵肃带着家乐进了另一个房间,无语,依旧是银白色。

“还有客房。”赵肃一边走着一边打开房间给他她看。看着最后一个房间,赵肃指了指就在身侧地那道门:“洗手间,不用看了吧。”

家乐笑着摇摇头:“不用了。”

“去客厅坐会儿吧。”赵肃说着正要带着家乐往客厅走。突然,他的脸色变得苍白,额头上开始冒出薄薄的一层汗珠,然后踉跄着往前走了两步,伸手撑住墙壁,无法再走不下去了。

“赵老师,你怎么啦?”家乐很快就发觉了他的不对劲,伸手扶住他。焦急地问道:“赵老师,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吗?”

赵肃咬牙强忍着体内传出的阵阵剧痛,猛地一把将家乐推开,自己转身跑进了卧室,将自己反锁在里面。

“赵老师。赵老师,你怎么啦?赵老师?”家乐使劲拍打着门板。可是里面除了一阵“嘭嘭嘭”地响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赵老师,赵老师。”虽然知道赵肃是他们的敌人,但家乐还是没有办法眼看着他出事而置之不理。

“你走开,别管我。”赵肃躺在床上不停翻滚着,同时朝着门外怒吼着。

“可是你不舒服,我不能就这么走了。”家乐担心的问道:“要不要叫救护车?”

“不要叫救护车。”赵肃气喘吁吁的叫着,翻身从床头柜中取出一个已经注满液体地针筒,犹豫着是不是要注射。

“可是你这样不行啊,要不还是叫救护车吧?”

赵肃握着针筒的手开始发抖,突然又一股强烈的剧痛袭击了他地全身,他痛苦的吼了出来:“你给我滚。”

家乐吓了一跳,战战兢兢的往后退了两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就在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家乐才刚将手机送到耳边,里面就传出了许家愉的一声怒吼:“许家乐,你跑那儿去了?不是让你在原地等的吗?怎么这么不听话?”

“家愉哥哥,我……”

家乐的话还没有说话,许家愉又是一通怒骂:“废话少说,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去接你。”

“我在就锦绣小区赵老师的家里。”家乐只好如实相告。

“赵老师?哪个赵老师?”

“赵肃,就是教我们……”

“你这丫头胆子够大地,竟然敢跑到那儿去,出了事怎么办?马上给我回来。”许家愉依然吼的中气十足。

“可是……”

“没有可是,马上出来,我去小区门口接你。”这次许家愉不再多说,直接挂掉了电话。

家乐看着面前只会发出嘟嘟声的手机,无奈的叹了口气。等等,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好像有点不对劲,听他的口气,似乎也知道赵肃是一个危险地存在,可他是怎么知道的?

家乐使劲摇了摇头,转身敲了敲门:“赵老师,你还好吗?”赵肃无力地躺在床上,说话的声音有些飘:“我已经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家乐看着面前的房门,犹豫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赵肃抬起手看了看手中那只已经空了的针筒,发出一声怒吼,狠狠地将针筒砸在了墙上,他拼命忍耐,可还是没有办法压制住那种钻入骨髓的痛苦,最后还是依靠了吗啡。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现在要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快速度……

家乐匆匆忙忙跑了大楼,正要往小区门口跑,突然看到距离自己不远的小花园中聚集了一群人,闹闹哄哄的不知在干什么。

“你们快住手,不要打了,快不要打了。”一阵嘈杂的声音传到了家乐的耳朵里,在打架吗?她还是忍不住走了过去,想看个究竟。

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突然匆匆忙忙的从她身边跑过,直接冲向了人群,然后很强悍的钻了进去。

不一会儿,家乐就又听到了一阵怒吼:“你是哪儿跑来的野小子,竟然敢打我们家小岳,快给我住手,听到没有。”

“妈妈,妈妈,她打我。”一个稚嫩的声音哭喊着。

这时响起的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却让家乐一惊。

“是他先推我的,你应该先管好自己的儿子。”那个声音很理直气壮地说道。

是慕茗,家乐立刻跌跌撞撞的跑了过去,奋力挤进了人群。果然如她所料,慕茗浑身上下已是脏兮兮的了,小脸也花了,可是面对那个彪悍的女人,他一点儿都不甘示弱,胸脯挺得的比什么时候都直。

“臭小子,做错了事还这么嚣张,你父母呢,我要找你父母。”那个女人说着,还不客气地伸手推搡着慕茗。

家乐有点看不下去了,冲上去一把抱住了慕茗,伸手胡乱的抚摸着,担心道:“小茗,小茗,你没事吧,告诉姐姐,有没有哪儿受伤了?”

慕茗看着家乐,伸手抱住了她的脖子,嘴巴噘得老高,泪珠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就是倔强的不让他们落下来。

“你是这个小鬼的姐姐?”那个女人怒气冲冲的看着家乐,责问道:“你是怎么管教弟弟的,这么无法无天,这么小的年纪就会打人了,那以后还得了。”

家乐不客气地抬头瞪着她:“这位大婶,两个孩子打架,在没有弄清楚事实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问问你的儿子,他有没有做错?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就骂别的孩子?”

“大婶?”听到这个词,那个女人的脸都绿了。

“是的,大婶,没叫你大妈已经很不错了。还有,最好我弟弟没出什么事,要不然我肯定会来找你的,以大欺小,很威风是不是?”家乐说着,白了那个女人和她怀中约摸六、七岁的孩子一眼,吃力地抱起慕茗转身就走。

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就看到许家愉怒气冲冲的向她迎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