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难道是蝴蝶效应
作者:净飞尘 更新:2019-09-16

“你们这两个家伙,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还知道回来吗?”一回到家,许老爷子就怒气冲冲的对着才刚回到家的两兄妹一顿怒吼。

家乐慌忙看了一眼趴在许家愉肩上已经睡着了的慕茗,一脸紧张看着许老爷子,压低声音说道:“爷爷,你不要叫这么大声,小茗才刚刚睡着,不要把他吵醒了。”

许老爷子不解的瞟了一眼慕茗,微皱了一下眉,问:“这个小鬼怎么啦?平时不都是生龙活虎的吗?今天这是怎么啦?”

“不知道。”家乐一脸难受的看着慕茗:“刚刚突然喊疼,全身都痉挛了,可是到医院去又查不出什么问题来,医生给他打了镇静剂,现在已经睡着了。”

“医院?怎么会去医院的?”一听到家乐的声音,原本已经焦急的等在客厅的何媛也匆匆忙忙迎了出来,看到许家愉肩上已经熟睡的慕茗,一脸的心疼:“我可怜的小茗,怎么无端端受这种苦啊?还是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心疼死我了。”说着,她上前从许家愉肩上将慕茗抱到了自己的怀里,看着那种苍白的小脸,那心疼的。紧了紧抱着那软软的小身子的手,她的眼底突然闪过一抹喜色,然后期待的看着家乐,问:“家乐,要不今天晚上就让小茗跟我睡吧?我怕你一个人照顾不来。”家乐犹豫了一下,缓缓地点了点头:“那好吧,就就拜托婶婶了。”

“好,没问题,就交给我了。”何媛一脸兴奋,将怀里的慕茗抱的更紧了,然后转身就要抱着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哪知,才刚走没两步。原本应该已经睡熟的小鬼突然醒了过来,一看到何媛的脸,竟使劲挣扎了起来,嘴巴里还在拼命的哭喊着:“放开我,放开我,不要你,我要奶奶。我要奶奶抱,奶奶,奶奶,我要奶奶。”

何媛顿时慌了神,一边伸手使劲抱着她。一边无措的看着家乐,慌乱道:“怎么办,怎么办?他叫奶奶,我到哪儿去找他地奶奶?怎么办,怎么办家乐?”

家乐忙上前从她的手中将慕茗抱了回去。一边轻拍着他的背,一边安慰道:“哦,小茗乖。小茗不哭,奶奶在这里,奶奶就在小茗身边,小茗不哭,乖乖睡觉。”

何媛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在家乐的安慰下,慢慢的止住了哭泣,又沉沉睡了过去。

听着耳边的抽泣声渐渐消失,家乐也顿时松了口气。然后抱歉地看着何媛,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婶婶,要不今天晚上就不麻烦你了,我带他回我的房间睡吧。”

何媛呆呆地看着她,轻轻点了点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直到看着家乐的背影消失在楼梯的转弯处,她才不解的转头看向许家愉:“他不是不停地叫奶奶吗?为什么家乐一抱就没事了?”

许老爷子和许家愉同时一愣。不知该怎么回答。三双眼睛相互对视着看了好一会儿,还是许家愉率先回过神来,呵呵笑着看着自己的老妈,戏谑道:“我看可能是老妈你注定不会成为一个好奶奶,那个小鬼头现在就已经觉察到了吧,所以才不要你抱。”

何媛气的一绷脸,扬手就要去打:“你这个臭小鬼说什么呢?”

许家愉嘿嘿一下,连蹦带跳的揉着肚子跑开:“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呵呵,老妈,肚子饿扁了,能不能开饭了?”

何媛娇嗔的瞪了许家愉一眼,轻声骂道:“你这个臭小子,还肚子饿了,我们到现在都还没吃饭呢,还不是因为等你们,不要叫了,一会儿等家乐下来就开饭了。”

“太好了。”许家愉说着,向四周看了看,问:“嗯?家妍呢,还没有回来吗?”

何媛边布置着饭桌,边说道:“还没有呢,这几天也不知道这丫头都在外面干些什么,每天都很晚才回来。”

“哼,越大越不像话。”许老爷子不快地在桌边坐下,怒气冲冲道:“一天不挨骂就不舒服了是不是?”

“爷爷,你不要生气嘛,平常我们不都是按时回家的吗?”许家愉呵呵笑着搭腔:“今天也是有特殊原因嘛。”

正说着,大门又一次打开了,许家妍匆匆忙忙跑了进来,窜到许家愉的面前焦急地问道:“哥,那个小鬼怎么样了?没什么事吧?”

许家愉伸手偷了一块肉丢进了嘴巴里,边嚼着边说道:“还能怎么样?说虚惊有不是虚惊,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现在暂时已经没事了,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复发?”

“在医院没查出什么吗?”

“没有。”许家愉摇摇头。

许家妍顿时皱起眉,苦着脸不知在想什么。

慕茗一夜好眠,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他揉了揉惺松地睡眼,看着正在一旁收拾书包的家乐,低声唤道:“奶奶,已经早上了吗?我什么时候回家来的?”

一看小鬼醒来,家乐立刻倾身挨了过去,一脸紧张:“小茗,你醒了?没事了吧?身上还有哪儿疼吗?”

慕茗坐起身,轻轻扭了扭身子,转头看看家乐,摇摇头道:“已经不疼了,昨天奶奶送我去医院了?医生有说什么吗?我为什么会浑身疼?”

家乐皱着眉看着他,问:“小茗,你是浑身都疼吗?为什么会浑身疼的?是不是昨天跟那个小子打架打的?”没有,那小子怎么可能打得过我?光长了那么大个儿了。”小鬼一脸得意地看着家乐,笑道。

家乐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伸手轻轻捏了捏他的鼻子:“你这小子还好意思说,怎么可以随便跟人家打架呢?”

“是他先推我的?”小鬼说的理直气壮。

“就算他推你,你也不应该打他啊。”家乐责备道。

“好了嘛,我以后不打人就是了。”小鬼气鼓鼓道。

家乐无奈地叹了口气,心中突然闪过一道精光,会不会是因为那个原因?她想着,一把拉住慕茗,担心道:“小茗,你说不会是因为慕涵的原因?”

慕茗不解的看着她:“这跟爷爷有什么关系?”

家乐低头想了想,有些不太确定的解释:“我想会不会是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偏离了原本发展地轨迹,所以对你有了不好的影响,就像蝴蝶效应。”

慕茗低头想了好久,缓缓点点头:“有可能,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也不知道爷爷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是啊,这却是很难办。”家乐顿时也犯了难,她看着慕茗,认真道:“不管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现在唯一要做地就是让你尽快回去,或许对你的影响会小一些,而且让你回到你爸妈身边,我也才能放心啊。“那好吧,可我们必须要先找到那个盒子才行啊。”

“这个没问题,我已经知道赵肃住在哪儿了,只要找准时机,把东西偷出来就可以了。”

“什么时候才合适?怎么偷?”慕茗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家乐问。

家乐为难的撇了一些嘴,看着他道:“这个……我再想办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