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委屈
作者:净飞尘 更新:2019-09-16

  “我不要吃这个。”慕茗气鼓鼓的将吐司往盘子里一扔,看着家乐,抗议道:“我要吃牛角面包。”

  “没有。”家乐头都没有抬一下,很强硬的拒绝了他:“我没钱,也没时间跑出去帮你这个大少爷买早餐,不吃就算了,我又没强迫你。”   “可是……”

  “没有可是。”家乐将最后一块吐司塞到嘴巴里,喝完杯中的牛奶,认真地看着慕茗道:“今天,你给我乖乖的呆在家里,哪儿都不许去,知道吗?我可不希望你出什么事。我要去上学了。”说着,她将杯子和盘子洗干净,拎上书包跑出了门。

  “对了,小鬼,吃完了记住把盘子和杯子洗干净。”临出门时,她还不忘嘱咐他。

  “知道了。”慕茗不乐意的应了一声,看着手中的吐司,厌恶的皱了皱眉。   “不许浪费粮食,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你烦不烦,再不走可就要迟到了。”慕茗不耐烦道。

  “没关系,今天我坐公车过去,来得及。”家乐嘿嘿一笑,利落的关上门跑远了。

  “再磨磨蹭蹭,就是坐喷气式飞艇过去都来不及。”慕茗勾了勾唇角,看着手中的吐司,一脸为难,思虑半天,还有犹豫着将它塞到了嘴巴里,鼓着腮帮子缓慢的咀嚼着,似乎在吃什么很难吃的东西。按照吩咐将东西都吃完、洗完以后,他很利索的迈着小短腿,跑到了家乐的房间里,从衣柜的一角找出一个蓝色的小背包:“笨奶奶,我怎么可能那么乖乖的听话呆在家里。要是我真这么听话,怎么可能跑到这儿来?”说着,他背着小背包,奔奔跳跳的出了门。

  家乐开始后悔选择公交车作为代步工具了,在这公交车上过的这短短30分钟的时间简直是她这辈子过的最难受的一段时间了,不知道为什么,从她踏上公交车的那一刻起,包括司机在内的所有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她看。她被看得莫名其妙的,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番,穿的好好的啊,也没有扣错纽扣,摸了一下头发,梳的很整齐,抹了一下嘴巴,也没有残渣留下,倒底是哪儿出问题了?一路上她都觉得胆战心惊的,每个人上下车时总会瞟她一、两眼。

  “下一站,紫清学园,下车的乘客请往后门走。下一站,紫清学园,下车的乘客请往后门走。”

  这声音对于家乐来说简直就是福音,车门一大开,她就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走了好远还心有余悸的,那种被人盯着的毛骨悚然的感觉总算消失了。

  小心的穿过几辆还没有停稳的小汽车,家乐顺利的到达了校门口,看着那些从小汽车里面钻出来的少爷小姐们,她深深地感觉到了自己与他们的格格不入。低下头,她加快了步子往学校里面走。   “是你啊,今天没有骑车过来?”

  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家乐疑惑的抬头看去,才发现原来是昨天过来办手续时遇到的那个警卫,就见他翘首向那已经远去的公车看去,佩服道:“你可真厉害,竟然敢坐公交车过来。”   “难道有规定说紫清的学生不能坐公交车吗?”

  “那倒不是,不过,在别人看来,能上紫清的可都是一些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们,看你穿着紫清的校服上公交车,自然他们也就忍不住好奇了。说起来,以前好像也曾经录取过一个平民学生,不过没几天退学了,压力很大啊,那可怜的小姑娘差点得了抑郁症。”说着,他还叹了口气。

  家乐心中原本的担忧又沉重的几分,她环顾了一下四周那些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开心的谈论着什么的男生女生,虽然他们看上去跟一般学校的学生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她知道,这是因为他们都是同一类人,又共同的话题,当他们知道自己的这个圈子中突然闯入了一个陌生人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可想而知。她不禁开始担心自己的处境了,不会被孤立吧?

  挨到快要上课的时候,家乐才极不情愿的踏进了教室,这时候的教室里面闹哄哄的,所有人或坐或站的聚在一起兴奋的谈论着什么,虽然都是新生,但是他们就好像早已熟识了一样,聊得异常热络。似乎是看到一个陌生面孔进了教室,整个教室顿时鸦雀无声,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像是在看一个稀奇的怪物一样。

  突然响起的上课铃声解除了家乐的尴尬,在众人的注视下,她低着头匆匆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虽然自己也痛恨自己的软弱,但是这样的场面,还是不免让人觉得害怕。

  当英俊帅气的班主任走进教室时,原本一点都没有要上课意识的人都有点不太情愿的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欢迎大家进入高中部,我想同学们在初中部的时候,应该都已经认识了,我就不让大家做那种俗套的自我介绍了,这堂课我们随便聊聊天好了,我叫顾凌峰,是你们的班主任。”

  “顾老师,听说我们班插进来一个平民学生,为什么要让她进我们班?呆在一个教室里让我觉得很不舒服。”顾凌峰刚说完,就有一个女生突然举起手,冷冷的说道。

  家乐一愣,难以抑制心中的惊讶,转头向那个女生看去,怎么有人说了这么伤人的话都毫无愧疚之心的?那个女生看着她轻挑了一下眉,一脸敌意。

  顾凌峰也怔了一下,看着家乐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她不要担心:“不错,这是校方的安排。”   “为什么?”立刻就有人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顾凌峰伸出双手往下挥了一下,制止了他们的喧闹:“关于这个,我只想说一点,当初创办紫清学园的时候,创办者的初衷并不是把它建设成所谓的贵族学校,因此,校方已经在制定一些转变政策了,希望大家可以适应这种变化,毕竟,你们这个圈子并不代表整个世界。”

  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过了好一会儿,又有人提问了:“顾老师,你的意思是说,以后还会有别的平民学生进紫清?”   “那是必然的。”   “怎么可以这样?我才不要。”   “我也不要。”

  “我也是,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以跟那些人坐在一个教室里。”   “说的也是啊。”

  “你们说够了没有。”家乐忍无可忍的拍案而起,怒气冲冲的环顾教室:“你们以为你们自己有什么了不起,不过都是藏在父母的翅膀下而已,用父母辛苦赚来的钱吃喝玩乐。我还不屑跟你们坐一个教室呢。”说着,毫不犹豫地从桌肚子里面抽出自己的书包就往外冲。

  顾凌峰稍稍愣了片刻,立刻追了出去:“许家乐,等等,许家乐。”

  才刚跑到楼梯口,家乐就停了下来,看着突然出现面前的男人,鼻子顿觉一阵发酸。

  “许校长。”顾凌峰为难的看了看家乐,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许紫庭抬头看了一眼因为骚动而跑出来看热闹的师生,沉声轻喝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都给我回去上课。”然后扫了一眼委屈的站在一旁的家乐,叹了一口气:“你跟我来。”

  “是。”家乐低声应着,正要走,又听许紫庭说道:“给顾老师添了麻烦,是不是该说些什么?”

  家乐一瘪嘴,转身很有诚意的向顾凌峰道歉:“对不起,顾老师。”

  顾凌峰反而有点不好意思:“没关系,没关系,我这个做老师的也有点失败。”   “那倒是。”家乐忍不住搭腔。

  “许家乐。”许紫庭责备的口气中带着点无奈,也带了些笑意。

  家乐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跟着许紫庭走出了高中部的大楼。

  “老师,她叫许家乐?跟我爸有什么关系吗?”一个女生突然问道

  顾凌峰看着一脸疑惑的许家妍,又看看那两个消失在楼梯口的人影,轻轻摇了摇头,嘴角边还留着一抹笑意:“这我就不知道了,好像是许校长一位好友的女儿吧,挺有意思的一个小女生。”

  “好友的女儿?”许家妍看着空荡荡的楼梯,皱起了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