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正轨
作者:净飞尘 更新:2019-09-16

“这张照片是哪儿来的?”家乐看着慕涵示意了一下手中的照片,微皱着眉问。

慕涵犹豫了一下,走上前从家乐手中接过那张照片,低头专注的看着,脸上却是鲜少有的平淡,道:“不知道是谁夹到我书里的吧。”

看着慕涵脸上平静的表情,心中不禁一阵抽痛:“就是因为这张照片你才要分手的是不是?”

慕涵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俯身在床边坐下,把玩着手中的照片,过了许久才说道:“这样不是很好吗?一切都进入了正轨,不用再担心那个调皮的小鬼会出什么事。”

“可是小茗并没有因为你的退出有所好转啊,昨天他还突然全身痉挛了送医院了。”家乐急匆匆地说道。

“那是因为你跟慕寒还没有定下来。”

听到慕涵口中说出的话,家乐顿时怔了一下,原本堵在心头想要说得话都悄悄退了回去。他都已经这么说了,她还能怎么办呢。

一时之间,房间里静悄悄的,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这时,突然门又被推开了,慕寒探进头看着他们,冷冷道:“老妈叫你们下去吃饭。”

“好,我知道了。”慕涵匆忙将照片收到兜中,站起身看都没看家乐一眼,就从慕寒身边走了出去,不一会儿那串渐远的脚步声就消失了。

慕寒转头看着家乐,拧起眉不解道:“吃饭了,不准备下去吗?”

家乐轻撇了一下唇角,站起身向门外走去,要与慕寒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她犹豫了一下,停了下来,抬头看着慕寒咧嘴笑笑:“对了。--小--说--网那天晚上的事情我还得好好感谢你,要不是有你,我看我跟小茗根本没有办法拿回那个盒子。”

“哪里,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你不用那么客气。”慕寒看着她轻描淡写道。

家乐轻轻点着头,慢慢往前踱了两步,然后突然又转头看着慕寒:“明天放学以后你没事吧?”

慕寒一脸疑惑的看着她。犹豫着轻轻摇了摇头:“好像没事,怎么啦?”

“为了答谢你的舍身相助,我跟小茗打算请你吃一顿大餐,不可以拒绝哦,明天放学以后我们就在校门口见。就这么定了。”说着,她努力挤出一抹笑容,冲他挤了挤眼,马上就转身跑下了楼,没给慕寒留下拒绝的机会。

慕寒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个纤细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一时之间还没有回过神来,当他猛地清醒过来。想要追上去婉言拒绝地时候,却传来慕夫人一阵急促的叫声:“家乐,你跑哪儿去?不是说好在家吃饭的吗?我可是做了好多你爱吃的菜的。”

“谢谢阿姨,今天就算了吧,天都黑了,我得尽快赶回家去,爷爷已经下了最后通牒了,以后要是再不按时回家。我会吃不了兜着走的。所以为了我的小命着想,不能留下来吃饭了,下次吧,下次一定留下吃,阿姨。。.。再见。”家乐刚把话说完,就毫不客气地“啪”地一声将门甩上。等慕寒追出去的时候,那个娇小的人影早就已经消失不见踪影了。

“……跑的倒不是一般的快。”慕寒惊讶地看着已经人影消失的方向,无奈的摇摇头,转身打算进屋,却现慕涵不知什么时候也站在了门口,看着路灯出的昏黄的灯光,紧皱着眉,原本一直挂在脸上地笑容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哥,你怎么……”慕寒看着他,正要开口问,慕涵却突然沉下脸,匆匆追了出去,很快也消失在已经渐深的黑暗中。

“呃?你去哪儿?”短暂地惊讶之后,慕寒抬脚正打算追上去,却被屋里老妈的一声怒吼叫了回去:“两个臭小子给我回来,做了一桌子的菜,难道就让我一个人吃吗?一个两个都不把我当回事是不是?”

慕寒为难的看着这边,又看看那边,最后还是认命的进了屋,至于跑掉的那个,他大概知道他去干什么了,所以,他根本没有追上去吧,毕竟这一切都是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在展,而他,将从她的轨迹中退出。他又转头扫了一眼那条绵延进黑暗地路,转身回到了屋里……

家乐一个人窜进一条小巷慢慢地向前走着,想到刚才的事,她就忍不住想哭,她的初恋就这么被一张照片扼杀在摇篮中了,甚至不给她一个挣扎的机会。浑黄的路灯从头顶照下,将她地影子拉得很长,在寂静的路上显得异常地孤寂。突然,她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非常轻的脚步声,而且总在她十米左右的地方响起,她走它也走,她停它也停。

“什么人?”她惊呼一声,猛地转头向后看去。可是身后却只是一片空旷,根本没有看到人的影子。为了早一点回家,她特意挑了这条近路,可奇怪的是,虽然平时这条小巷不算热闹,也不可能会像今天这样空无一人啊,更何况现在的时间还很早。

四周的诡异让她的心脏一阵狂跳,她没敢再多想,转身加快步子就像走出这条小巷转到大路上去。可是随着她加快度,身后那个脚步声竟然也加快了步子,紧紧地跟上了她。家乐吓的不清,不顾一切的甩开腿就往前跑。幸运的是,小巷的出口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很快她就奔出了那条小巷拐上了大路,可是还没等她喘口气,一辆计程车突然“吱嘎”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她面前,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慕涵就从里面钻了出来,果断地一把将她拉进了车里,随着车门应声关上,计程车就飞的蹿了出去,一点儿都不含糊。

家乐粗喘着气看着坐在一旁一脸紧张的慕涵,犹豫着问道:“你……你怎么跟来了?”

慕涵扭过身警觉地看着车后,确定没有人跟上来才松了口气:“天黑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刚刚我还看到一个黑衣人跟在你后面的,所以马上叫了一辆计程车到小巷的另一边去等你了,还好赶上了。”

看着慕涵脸上焦急的神色,家乐顿觉心头一暖,但是很快那股暖意就被悲伤替代了,他们注定了有缘无份,可是她是不是不该就这么认命呢?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的,为什么不能挣扎一下,或许……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家乐顿时吓了一跳,脑中突然又浮现出了躺在病床上的慕茗那张苍白的小脸,她不应该胡思乱想了。想到这个,她对着前面的司机大吼一声停车,还没等车停稳就急急忙忙冲了出去。这回慕涵没再追上去,许家的大宅已经近在咫尺,不需要他再送下去了……

“司机师傅,开车吧。”过了好久,直到清楚地看到那个人影闪进门,他才让司机开车。

看着那辆计程车绝尘而去,有两个人才慢慢从躲藏的黑影中走了出来。

“这样下去能行吗?”其中一个将自己用黑色团团包围起来的人用嘶哑的嗓音问身旁的人道。

他身旁站着的那个勾了勾唇角,压低了帽檐,低声说道:“当然能行,这样,一切才真正步入正轨了不是吗?你在担心什么?”

“你确定已经步入正轨了?”

“确定。”很坚决的回答。

“……那你是不是得去看看你的那个小鬼,最近他似乎受了很多苦。”

“哼,不去。”那人冷哼一声:“这都是那个小鬼自找的,谁让他偷偷跑到我的实验室去偷东西的,吃点苦也好。更何况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干,现在还顾不了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