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默许纵容
作者:一笺清秋 更新:2019-12-12

姜子君话音一顿,云千雪便是极自然的将话头接了过来,道:“这三是刑部里面也必定有人从中作梗!闹出这样大的动静,只怕不仅仅是为了牵扯进姜家。”

“是,”姜子君表情沉重的点了点头,“将这件事情揭出来的人是郑明萧,今日让我父亲避嫌的是献王,献王妃是郑家的人,敦妃的妹妹。”

云千雪垂眉,撇了撇嘴道:“总之郑家是脱不了干系的,至于承天门的守卫。”云千雪想了一想,抬头看着姜子君道:“是秦讳,贤妃的弟弟如今是禁军里的要员。”

姜子君眸色幽幽,听着这话,竟是笑了起来,道:“好,好!我倒是要看看除了敦妃与贤妃,还有谁下了这么大的一盘棋!”

云千雪不做声,兀自沉吟,很快便与姜子君道:“且不说是敦妃还是贤妃,姐姐眼下要做的,一是让人回去细细的查清姜府来往账目,一旦发觉有对不上的账目与钱财,也好立时掩盖解决。二是,姜家这件事儿,你什么也不能说,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万不能急躁,一定要耐住性子!三是,想法子查出管家与安定县县丞,背后到底是什么人。”

姜子君得了这话,连连颔首,起身欲走。云千雪忍不住唤了一声,“姐姐。”

姜子君却是回首瞧着云千雪牵了牵唇角,勉强一笑道:“我省的这其中的厉害了,必定不会往御前去,可这许多事,我也要亲自安排下去,我先回去。你放心便是了!”

云千雪见她神色清明,似是已经有了计较,这才肯让人放了姜子君出门。

且说霍延泓这边的议政会议结束,只下令暂且将姜裕停职,将与承天门自刃一案的相关人都拘起来,由大理寺会同御史台两司彻查会审。

约摸着过了十数日,这两司便是有了结论,说是姜府的管家贪慕李家的财产,得了这个机会伙同安定县县丞一齐坑害了李家。人证物证俱全,又是事关重大,免不得又要满朝忠臣一起议定这件事儿当如何论处。

一说到处置,这一众朝臣立时分成了两派,一派是以献王为首,主张奴才有过,是主子管教不严的结果。应该退还李家家产,重罚姜裕。一派是柳逸铮为首,主张李家与姜家管家都是知法犯法,两人都该重罚。而姜裕,不知者不过,也有管教不力之错,罚半年俸禄,小惩大诫。

“皇上可说没说,按照哪边儿去做?”姜子君听见宫人来报,立时有些紧张。

云千雪却是慢悠悠的一笑,道:“皇上心里是明镜儿一样的,这其中孰是孰非。姐姐只管放心,姜大人必定是是罚俸半年,小惩大诫!”

姜子君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道了句“阿弥陀佛”,笑呵呵感叹道:“还是你机灵!若非先提醒我从那钱财下手,只怕姜家可真要被牵扯进去了!”

其实这前前后后的事原没有那么简单,当日云千雪提醒姜子君先查账。姜子君吩咐出去,姜家连夜彻查下去,出了账本一应的细细查了,更是亲自派人快马加鞭去了农庄查看。结果,没过两日的功夫,便是从姜家在雍州武陵府的农庄里,查出了一大笔来历不明的款项与珠宝、土地等物,又查出许多李家的店铺都被莫名其妙的过到了姜家庶子,姜凛的名下。

姜裕反应极快,心知这件事儿必须先推出顶罪的人,否则姜家上下全要跟着倒霉。便是绑着自己的庶子去了乾清宫,更是接连上报两个知情不报的刑部官员。

因着姜子君早就留了一个心眼儿,怕是这刑部的人被人收买,上堂的时候一口咬定是姜家为敛财而卖官鬻爵,便是早早就做了准备。这父女两人都是雷厉风行的性子,事情一出便是在四日内,将外朝的事儿如数都料理干净了。

霍延泓早察觉出了其中的不对劲儿,特意嘱咐了大理寺与御史台好好的彻查,不能草草了事。皇帝如此郑重以对,大理寺与御史台自是处处小心,取证了许久,才敢宣相关人提堂。

如今这件事情能顺利解决,说起来简单,可其中委实耗费了许多人力。也亏得姜裕为官以来广结善缘,又有柳逸铮明里暗里帮这一把。再有皇帝暗中默许,给了姜裕极大的时间去处理调查此事。

“皇上倒是轻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情就解决了!”姜子君想起这一连多日,自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的是团团转,便忍不住埋怨的说道。

云千雪不觉嗤笑着为霍延泓抱不平道:“他若是不默许,能这样顺利的过去?暗地里给姜大人放了多少水?你是没听见献王被气得,怎么与皇上说的!”

姜子君面上不觉一红,问云千雪道:“献王怎么说?”

“献王说,皇上若是要宠幸妃嫔,便在后宫里宠幸。不必拿前朝的事当成玩笑!”云千雪慢吞吞的摇着扇子,笑呵呵的说道。

她心里清楚,表面上瞧着似乎是姜家与柳家的人在活动。可霍延泓在暗地里,先是授意大理寺卿与御史大夫两人给了姜家自救的时间。又让明扬去彻查承天门当值的侍卫,虽然问不出侍卫的话,却也是及时让侍卫闭了嘴。

她心里明白得很,霍延泓是皇帝,出了这样的事儿,他不能在面儿上失了偏颇,便只能暗地里动用手段。

姜子君听着这话,不禁问她道:“这样的话,你是怎么知道的?”

云千雪自不能告诉她,皇帝召见献王的那天自己躲在承乾宫正殿的屏风后面。当即垂首一笑,岔道:“只是没将那背后的人揪出来,当真是可惜。”

此番,没抓住背后推动这件事儿的手,问姜府的管家与安定县县丞又是问不出什么。便是那知情不报的官员,也是一口咬死了,说是怕皇帝责怪,才想着将这件事儿掩下去。

姜子君却有些心满意足的摇头,“哪儿那么简单,做了这样的事儿,岂会这么容易就给人留下把柄?不过如今瞧着郑家那势头,若说不是他们家,我是一千一万个不相信!”

云千雪眉目一松,连着几日的悬心也总算能放下来,“敦妃平日里瞧着静声静气,无欲无求的……”

“哼,不叫的狗咬人才狠呢!”姜子君面色极是阴沉,截断了云千雪的话。

云千雪轻缓的垂眸,若有所思。之前她生颜欢的时候,那酸梅被裹上红果便是与敦妃有牵扯,只不过后来那件事被推到了如嫔的头上,她便一心以为是嘉妃在背后做的。

“敦妃一向与顾临怡亲近,这件事儿安排的这般滴水不漏,事后又让咱们抓不出一丝一毫的把柄,也只怕是那一位的主意。”姜子君眸中带着几分笃定的神色。

“若是此番姜家的事儿不这样快的了结,我只怕还要牵扯进你。前朝连着后宫一并打击,确实像她的手段。”云千雪清凌凌的开口,便是听见摇篮里的六皇子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声音将云千雪与姜子君两人从恍然失神中拉了回来。云千雪立时亲自起身,将孩子抱在怀里。六皇子窝在云千雪的怀里,便是在瞬间安静了下来。

姜子君笑吟吟道:“许是做梦了!”

云千雪放下心事,忍不住含着笑,道:“这样小的孩子,能梦见什么呢?又是什么事儿,能让他害怕呢?”她说着,极是温柔的抚着六皇子的背脊,哄着他又将他送入梦乡。

待安慰着六皇子重新睡去,送走了姜子君后,御前的尹航来了储元宫,说是霍延泓让人在昆明池备了船,请云千雪移步。

听见这话,云千雪便是晓得姜家的事儿已经妥善解决了。立时让小回子亲自往姜子君的扶荔宫送个信儿过去,这才乘了仪轿往昆明池去。

此时,昆明池上飘着两层高的画舫,最上面一层有数跟柱子撑着,四面无门无窗,只有凭栏相隔。其中红木铺地,雕梁画栋,极是华丽。下面的一层的船舱半掩着窗子,四面窗边垂着帷幔。湖上的风悠悠吹过去,将船舱边儿的纱帐吹起来,瞧着影影绰绰,让人蓦地想起江南朦胧的烟雨。

尹航亲自上前扶着云千雪的手,引着她往船上去,“皇上已经在船上等着娘娘了!”

云千雪不知霍延泓这会儿在故弄什么玄虚,抿唇一笑,提着雨过天青色的轻纱裙摆,慢悠悠的上了船。她这前脚刚榻上船板,便听见船舱里面想起悠扬而轻慢的萧声。她不禁上前掀起船舱边儿的帘子,正瞧见霍延泓斜斜的倚靠在船舱中的丹柱上。一身青色的长袍,两边穿堂而过的风,吹起他鬓角后的发丝。

清朗的脸上,被窗边漏进来的阳光镀上一层光晕,如神邸一般俊美而温润。这样的霍延泓,竟让她心里无端想起许多年前的霍延淅。她心口蓦地一沉,立时让自己回过神。可眼前的人,和脑海中的影子重重叠叠的交织在一起,让她在一瞬有些晃神。